名静外倩

这里一个即将升级为初一的萌新w
吃佣医句雷杰佣园医,同性真的不喜欢唔_(:зゝ∠)_
欢迎调戏啊-w-
写的文不甜又难看勿嫌弃哎嘿。
佣医群群号:779183562。欢迎小天使们以及小可爱们加入,群里的人都是我的底线。

我好像清楚我吃哪些或不吃哪些了……


耶这样一看就懂啦。

而且备注后面那“:”不小心擦掉了,我我我只能补上了hhhh

emm…只要是同性cp我我我都雷,但致命的一点是鹿幸我雷不起来…可能是…呃…维和感??好吧我不清楚,有毒。

然后,吃all医,但除同性umm...对不起我是真的雷啊qwq

然后..emm杰佣我也吃不下去,虽然有些男男是真爱没错啦,但我对杰佣是真没什么好感。

好了就这样…请小可爱们不要戳我雷处qwq

然后,tag的cp我就只标佣医吧,懒得标其他……

一上一下一佣医⑦

[第七章:吃醋引发的喝酒]

-

清晨,艾米丽正在给阳台上的花朵浇花。

突然间感觉腹部有什么东西附了上来,肩膀也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着了。

“艾米丽……”

想都不用想就是奈布了。

“嗯?奈布?怎么了,刚睡醒?”

“嗯。我看见你不在,来看看你在干嘛。”

“噗。我在浇花呢。你去吃早餐吧,我都放在桌子上了,不吃就凉了噢。”

“那艾米丽吃了吗?”

“我和玛尔塔都吃啦,就你起得晚。”

“哦…那我现在就去吃。”

“嗯,去吧。”

然后艾米丽继续认真地开始给花朵浇水。

等浇水过后出去,已经看见奈布正在洗碗了。

…这家伙吃早餐都这么快吗?呃…不过自己浇水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?

“奈布。我出门去买菜啦,你好好看家噢。”

“哦…”

奈布一脸不情愿,撅了撅嘴,还是低头答应了。

艾米丽买菜都不带上他,好无聊的,好歹他还能帮艾米丽拿点东西啊。

[转地方]

艾米丽来到了菜市场——还是这么喧哗。

自己还是不怎么喜欢热闹,安静点才好。

不多想了,买完就赶紧回家…

艾米丽大步朝菜市场里面走去,一会儿买了这个,一会儿买了那个,等到挑完付钱之后才满足地回家了。嗯,今天又可以吃营养的菜了。

正走在路上,艾米丽看见了路旁店里的一条手链。

唉…好漂亮的样子。

下次叫奈布陪她出来买好了。

先回家吧。

等到艾米丽回家后,奈布才提起精神,然后委屈地说道:“艾米丽,你都不带我出去的,我好无聊。”

“啊,对不起啦奈布,呃…下周带你出去,可以了吧?”

“啊?下周…下周要好久啊。不想等。”

“那…这周四?”

“唔。”奈布双手托着下巴,眨眨眼睛,思考着,随后点点头。“好。”

艾米丽把食材放在厨房,等菜板菜刀准备好之后开始洗食材做饭——

奈布津津有味地吃着饭,但因为兜帽的原因,艾米丽看不见奈布的眼睛,也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,于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:“奈布…好、好吃吗?”

“好吃。艾米丽做的都好吃。”奈布点了点头,嘴角勾了起来。

“呼,那就好,早餐的时候你觉得好吃吗?好吃我下次给你做,不然,我不知道你的胃口。”

“都好吃,我说了,艾米丽做的都好吃,我不嫌弃。”

“啊啊,那就好。”艾米丽微笑着,低头吃饭。

[下午]

玛尔塔雇了一个女人,要求她去接近奈布。

目的就是为了让奈布和艾米丽更凑近一点,不然,最近似乎也没有什么亲密接触。

玛尔塔决定,她要帮自己老弟。

于是雇了一个女人。

说不定,艾米丽会吃醋呢?然后把那个女人赶走呢?

“听着,”玛尔塔看向那个女人,“你只要和这个人有身体接触就行,比如手拉手这种的,要有其他动作,你就别想要钱了。懂吗?”

“懂,懂,我明白了!”

玛尔塔不知道,这样会让艾米丽更加难受。

下午,艾米丽又出去了。

玛尔塔带着女人跟踪着自己的老弟。

因为奈布实在无聊,正想出来逛逛,看见一家店里面的手链,觉得很符合艾米丽的样子,于是进去买了一条,藏在裤兜里。而这条手链和早上艾米丽看见的那条手链一模一样。

玛尔塔示意女人上去迎接,就假装被撞倒了。

“轮到你上场了。”

“好的!”女人自然地从某个地方走了出来,正好对到奈布的面前,而正好又是个拐角处,女人就碰到了奈布的肩膀,假装摔倒:“哎呀!”

奈布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那个女人倒在地方,冷静地走过去,蹲下来,伸出手。“……你没事吧。”

“哎呀…我…我没事!不过,你把我撞到了!我要赔偿!”

“……”奈布厌恶地皱着眉,拉她起来后,还是问了赔偿是什么。“什么赔偿?”

“嗯…就让你,陪我去逛街,怎么样?放心,钱不让你出,可以吧~”

“……我有女朋友了。”

“哎呀,又不是跟你女朋友抢你,你怕什么?而且,你女朋友也不在,带我逛街一下又不会怎么样,可以吧?”

奈布想了想,既然只是逛街一会儿,应该没事,保持距离就好了。

“行。”

于是,女人就和奈布一起逛街了。

……

艾米丽正在一个大商场逛街,本想着给奈布买些衣服,却殊不知奈布和一个女人也来到这个商场逛街了。

艾米丽正买得开心,突然间发现一个女人和奈布待在一起,女人发现了艾米丽,确定她是玛尔塔之前拿的图片上的那个女人,然后迅速挽住奈布的手臂,微笑道。“哎哎,小伙子,咱去那里买咋样?”

奈布厌恶地看着她。

“放松,我和你不熟。”

“呃…好吧。”

女人觉得艾米丽看见了,应该会很生气地推开自己吧。

艾米丽以为是幻觉,揉了揉眼睛,仔细地看着,却发现不是幻觉。她给奈布买衣服,而奈布却和其他女人在一起。好啊,她看错人了。

艾米丽走到奈布身后,扯了扯他的衣服。

奈布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扯,回头一看,看见了艾米丽。“艾米丽?”

“奈布…你个混蛋!我看错你了!!”

艾米丽抬头看着奈布,眼角有些泪花,扇了奈布一巴掌之后就逃离了现场。

奈布原地愣住了,她是看见这个女人挽着他的手了吗?

不是啊,是误会啊……

“小、小伙子,那是你女朋友啊?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嘞,抱歉,抱歉,那,我先走了!”女人感到事情不妙,一溜烟就跑掉了,然后找到了玛尔塔。

“事情成功了没?”

“额…算是吧,不过那个女人扇了小伙子一巴掌后就跑走了。”

“?!什么?!不是应该吃醋吗?”

“我也以为会吃醋啊,结果怎么知道会是这样……对了,那,钱能不能给我啊?”

“给你给你。”玛尔塔无奈地丢给女人钱,然后走出小巷。“完蛋了,不会闹出事来了吧?”

……

奈布反应过来了,看着艾米丽的背影,急忙跟了上去,好再还能看见背影,否则,一会儿就跟不见了。

艾米丽来到一个酒吧,心里有些忐忑,但还是进去了。自己今天非要让奈布看看,让她吃醋的下场。

“服务员,两杯鸡尾酒。”

“好嘞,稍等,小姐。”

服务员迅速弄好了两杯鸡尾酒,递给了艾米丽,笑眯眯地说道:“小姐,一共xx元。”

“好。”艾米丽递给了服务员钱。看着两杯鸡尾酒,还是直接灌了下去。“咕噜噜……”

“哈,好喝…好喝…”艾米丽又把另一杯鸡尾酒扫光了,忽然间感觉神智有些模糊。“呃…好喝…”艾米丽平时一点酒都不会沾,酒量也不好,一下子就醉了,然后神智就有些不清楚了。

奈布追了进来,发现艾米丽在里面喝酒,他有些着急。艾米丽怎么能喝酒呢?于是,奈布大步跨进去,抱住艾米丽,拍了拍她的背。

“好了,艾米丽,不喝了,我们回家。”

“呃……?奈布?你走…走开!我还要喝,还要喝!”

“艾米丽,听话。”

“才不回家呢!你个混蛋,亏我想给你买衣服,你,你倒好,嗝…跟那个女人玩的挺痛快啊!”

“艾米丽,你误会了…”

“我误会什么啦?!亏我觉得你是个好男人,浪费我对你的感情,你混蛋!”

“艾米丽!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!那个女人只是被我撞到了,然后她要求我要补偿她,她就突然说要我陪她逛街,谁知道她会挽着我的手?”

“嗝…你骗人!那个女人是不是你的新欢啊?你是不是不要我了?呜…”

奈布顿时觉得手上湿湿的,低头一看,发现艾米丽哭了。奈布慌了,急忙安慰她。

“不、不会的!我不会不要你的,艾米丽最好了,我都不舍得不要你呢,你看,这是我下午给你买的手链。”奈布掏出裤兜里面的手链,递给艾米丽。

艾米丽接过手链,紧紧握着,抬头看着。“真的吗……?你真的要我吗?”

“要,我要,艾米丽我肯定要啊。嗯?乖,不哭了,我们回家好吗?”

“呜…我不信…你证明给我看!”艾米丽撅了撅嘴,有些委屈。

奈布叹了口气,有些无奈。这算是酒后吐真言吗……?

奈布低下头,嘴附上艾米丽的红唇,舌头打开齿贝往里面探索,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,最后伸出来时扯出了一条银丝。

“现在,你信了吗?”

“唔…我…我信了。”艾米丽的脸有些通红,对刚才的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,然后点点头。“那我们回家好不好…”

“好,好,我们回家。”奈布微笑着,揉乱了艾米丽的头发。

“不要揉…会乱的……我要回家睡觉…”

“嗯,我们回家睡觉。”

奈布抱起了艾米丽,朝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后,一路上都抱着她回了家。

奈布回到家,将艾米丽放在床上,眼里满是宠溺地看着他。

等到艾米丽醒了之后,似乎很晚了,奈布就在床的一处睡着了,艾米丽回想起酒吧里的事,愣住了。

“我…”

艾米丽摸了摸自己的脸,有些红。

……还是睡觉吧。

艾米丽一头栽进被子里面,继续睡着了。

一上一下一佣医⑥

啊————!!

对不起我可爱的天使们!!我没有按照约定更新!![瑟瑟发抖

我错了!!

[第六章:晚上的喜悦之情]

-

艾米丽今天和克利切玩去了。

只留下奈布一个人在家孤零零地待着。

最近艾米丽被玛尔塔拉扯到奈布家住宿了。

为了培养他俩感情。

还……特地将他们两个凑合在一张床上,嗯,硬逼的。

但今天艾米丽出去玩了,奈布特别无聊,时不时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似乎在浪费时间,但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自己的女朋友跟别的男人去玩了。

而且,还是最好的朋友——

奈布仅仅想到这点就仿佛有了危机感般预料到了什么一样——那家伙迟早缠着艾米丽,那以后约会不就泡汤了?

“…还是给艾米丽打个电话吧。”

另一边,艾米丽听见口袋里的手机发出的手机铃声,搜出手机接通了对话,将电话放在耳边,笑嘻嘻地说道:“奈布?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来啦?”

“艾米丽……你记得早点回来,不要跟克利切在外面老是玩了。”

“啊?你打电话来只是跟我说这事啊…我以为多大事呢,放心啦,我又不是三岁小孩,你怕什么?”

艾米丽似乎有些不满,撅了撅嘴。

自己都不是三岁小孩了,何必这么管着自己?嘛,今天非要好好逛街去。

“好了好了,没事的话,我就先挂了,嗯?我还要和克利切买东西去呢。”艾米丽仿佛不耐烦了,想着说要挂电话了,然后去逛街。

“……”奈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刚想张口却又闭上嘴,也没什么好说的吧。“嗯。早点回来。”

“好,那我——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……?什么?”

“…没什么,你要逛街,去吧,我挂电话了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挂完电话后,克利切看着满脸通红的艾米丽,在她面前用手晃了晃,歪头问道:“艾米丽?你怎么了?发烧了?”

“啊…哦不,没有,没有,只是…呃…只是…好了,没有什么事!我们继续逛街!走吧,对面看起来有一家超好吃的甜品店,现在就去吧?”

艾米丽急忙转开话题,慌张地解释着,克利切也不再为难她,点了点头,微笑着。

边走的时候,艾米丽脸上的一点红晕还没消散。

那家伙,什么时候这么直白了?

也对,本来就直白。

…他哪里学来的?

不管了,去买吃的吧,脑子好乱……

然而只有奈布红到脑子要爆炸了,闷在被窝里。

“我刚刚说了什么……?啧…”

……

“啊啊,这些都看起来好好吃啊!”

“是啊,我也这么认为,克利切,你要买这些甜品吗?我正好也买一些回去给奈布他们吃。”艾米丽微笑着面对克利切,问道。

克利切眨眨眼睛,望向艾米丽,回应着:“对了,这么说来,艾米丽,你之前说你和奈布还有玛尔塔同居了,是真的吗?”

“是啊。你认为我会骗你吗?难道我就看起来这么不可信吗?”

“不不不,哪有哪有。我只是很好奇啦,玛尔塔我就不说了,但你怎么会跟男孩子同居呢?我就只知道情侣会这样做来着,艾米丽,你该不会和奈布……?”

“有吗?有吗?怎么可能!奈布他情商这么低,我怎么可能跟情商低的人做情侣呢?对吧?”

然而,艾米丽恰恰就是喜欢奈布。

这是事实。

虽然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是从做男女朋友前吗?还是……?

“哦…那好吧,我就买一些回去留着吃好了,看起来都挺好吃的。艾米丽,你呢?”

“啊…这个嘛。”

艾米丽看着四周的甜品,感觉哪个都好吃,也分辨不出来。忽然间,余光一下子瞥到两个小蛋糕上。一个看起来有点像狼,另一个很明显就看得出来是兔子了。艾米丽觉得这两个蛋糕都特别可爱,便要求将这两个打包了,还顺便买了奶茶带回去给玛尔塔喝。

“哇,艾米丽,你手里拿着的这两个包装好可爱啊,里面的应该也很好吃吧?”

“嗯…是的吧。他应该会喜欢。”

艾米丽眯着眼睛,满脸微笑地看着手里的蛋糕和奶茶。

回到家后,艾米丽换回了拖鞋,将蛋糕和奶茶放在桌子上,见玛尔塔不在,将奶茶放在冰箱,又拎着蛋糕去房间看看奈布在不在。

“咚咚咚。”艾米丽敲了敲门,问道。

“奈布?”

“…嗯。”

“你在里面干嘛呢?”

“没什么…我来给你开门。”

一开门,艾米丽抬起头来,就看见了凌乱不堪的头发,而且衣服也没好好穿着,这家伙,怕不是都一直闷在房间了吧?

“那个,奈布,我给你买了小蛋糕,你要吃吗?”

既然是艾米丽买的,自己也要吃下去。

嗯,奈布这么认为的。

“好。”

艾米丽从包装里面拿出一个像狼的小蛋糕递给了奈布,奈布缓缓接过,盯着手里的蛋糕,又瞅了一眼艾米丽手里的兔子蛋糕。

艾米丽是只动物的话,也应该是只兔子吧?

那自己…怕不是头令人畏惧的狼?

…那也会吓到艾米丽的吧,嗯…虽然不怎么好,但还是要吃了它。

“唔…奈布?你不吃吗?”

艾米丽拿起勺子吃了起来,嘴边沾上了奶油。

“啊。吃。我吃。”

“不过,艾米丽,你的嘴角有奶油。”

“啊?是吗?那我去拿纸——”

奈布按住艾米丽的手臂,将蛋糕放在一旁,噌噌噌地到了艾米丽面前,用舌头舔了舔艾米丽的嘴角。

“挺好吃的。很甜,不是吗?”

“……奈——布——!!”

“等…艾米丽…别这样嘛…”

奈布鼓着嘴,眉头轻微皱起来,似乎有些不满。

“砰——”

玛尔塔见门是开着的,便一脚踢开了门,突然发现奈布压着艾米丽,体位还似乎有些…

“啊…我、我打扰到你们了?你们继续,继续,我关门!”

然后玛尔塔迅速把门关上。

“玛尔——塔……”

艾米丽刚想叫住玛尔塔,对方却把门关上了,看来只是看完好戏就跑了的…

“奈布,你先放开我,我蛋糕没吃完,还有,你的蛋糕也没吃呢……”

艾米丽别过头,阴暗的房间下如果开了灯,必定会看见艾米丽脸上的红晕。

奈布松开了手,拿起旁边的蛋糕,乖乖地吃了下去。

“那,我先出去了,冰箱还有奶茶呢,我要给玛尔塔的。”

“嗯…去吧。”

然后艾米丽快速离开了房间,背靠在房门上,喘着气,然后慢吞吞地走向冰箱,将散发冷气的奶茶拿出来,上楼来到玛尔塔房间,打开门后说道:“玛尔塔——我给你拿奶茶来了,我给你买的——”

“啊啊,艾米丽啊!谢谢啦!”

玛尔塔一脸客气地接过奶茶,笑嘻嘻地问道:“刚刚进行得怎么样啊?奈布做什么了?”

艾米丽让自己冷静下来,然后回应道:“没…没什么。小事而已,你还是喝你的奶茶去吧。”

“哦…好吧~”玛尔塔鼓着嘴,见得不来什么消息,也就放弃了。

“我先离开了。”

然后艾米丽走出房门,关上门。

“已经这么晚了吗……?”

艾米丽看看窗外的月亮,叹气道:“也是,奈布在房间等了我很久吧…”

“还是回去睡觉好了。”

艾米丽悄悄地打开门,见奈布在床上躺着乖乖睡觉,然后才蹑手蹑脚地走到床旁边,再躺下,看着奈布闭着眼睛的样子,叹口气,朝对方嘴巴上吧唧一口,然后迅速转身。

“我…我在干什么啊…”

“赶紧睡觉好了……”

然而,艾米丽没有看见的是,顶着她头的奈布,脸上正渐渐浮现起红晕,嘴角,也似乎勾起了一点——

啊我要离开你们了_(:зゝ∠)_【占tag抱歉】

嘤嘤嘤明天我姑给我找来个英语老师教我…明早8点就去,还不知道晚上啥时候回来,也不知道补习到什么时候……

吐血……

我努力坚持这晚上…想到明天就要去就害怕。

虽然英语也很重要来着…但学英语我是真的专心不起来qwq!!!

阿西吧不知道补习几个人……

我不想明天那么快到来!!!

[成功嗝屁]

女老师x坏学生的校园party

【全程以艾米丽视角来写】

啊,最近似乎来了个不听话的学生呢。

叫什么来着……哦,奈布,叫奈布。

听说这个人四处打架来着?啧啧,那可真是不行呢,身为他的教师,我有理由好好管教他。

现在在上课是吧?估计那小子逃课了,之前听说也不是一两次了,反正是别的老师代课,我今天非捉到你不可。

……

啧啧啧,绕了一圈学校都没见人影,该不会是逃出学校了吧?

哦不对,还有一个地方没找——医务室!那小子怕不是给自己治疗去了吧啊喂!没有老师怎么可以!

不行不行,赶紧跑过去。

我朝医务室的方向奔去,到医务室门口后,气喘吁吁地喘着气,看见门开着一半,便将门打开。

果然,奈布这小子,在这给自己治疗!

嗯?怎么浑身是伤?这么严重的吗?喂你别动我来啊!

我抓住奈布的手,抢夺他手上的针筒以及绷带,将他拉到椅子前面让他乖乖做着。…他真听话了!?哦好吧,坏学生还是会听的。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,治疗找医务室里面的人,知道没?自己动手万一不懂你就完蛋了。喂喂,听见了吗?”

“…嗯。”

这小子!好心帮你竟然只换来一个“嗯”字!什么意思嘛?好气,不行,忍住,我是老师,我不跟坏学生吵架……

随后,我总算把他身上的伤口给全部搞定了。

…第一次帮男生治疗,心好累。为什么这小子这么多伤口?打架去了?

“你告诉老师,你是不是去打架了?嗯?学生不可以打架的,你不知道吗?”

“是他们先惹我的。”

“那也不能出手啊,你顶多骂几句回去不就好了吗?”

“我骂了,可是他们倒是动手了,所以我动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哦我的天,谁来帮帮我救救这孩子?

“那、那也不行!以后不许这样,听见没?”

“哦。”

…果然,你就是个面瘫吧。好吧,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面瘫来着。

我作为教师,有义务管教好你!!

“您是艾米丽老师吧?我见过你。”

“…你当然见过我,你还是我的学生呢,在我的课上你是不是经常逃课?”

“…我不知道。”

好吧,你没上过我的课,当然不知道哪节课是我的。

“以后,不许逃课,听见没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是教师!你是学生,学生是为自己读书的!不是为别人!”

“可我不想为自己读了。”

“你不读,以后就成不了人才,不识字,还天天打架,那你可就完蛋了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……他没话讲了?

“……”

…那我怎么接?

“那我以后就不逃课了。行了吧?”

!!!他、他说什么?不逃课了?我就知道这招肯定有效!我偏要说服你!

“好,希望你说到做到。”

“那,能不能请艾米丽老师帮我辅导功课?那么多没学好,我想补回来。”

这小子怎么突然说这种要求了?突然想变成好学生了?……嗯,不错,学习态度可以有。

等等我是不是看见他笑了……

可能眼花了吧。

“可以啊。”

“好,那摆脱老师晚上来我家了。”

“呃…嗯。”

有种不祥的预感呢…怎么办?算了,既然答应了,还是去好了。

晚上,我还是去了这小子家。踏进他家时,没想到房子里面还挺整洁的,客厅也很干净…啧啧,不错不错。

“奈布?”我小声呼唤着他的名字,尽量不太大声一些,毕竟一个女生,大喊大叫可不是我的行为。

“艾米丽老师,我在这里。”奈布从房间里探出半个头来,看着我。“我的房间在这里,过来吧。”

“噢好。”我看着四周的坏境,然后又打开房门,走了进去,一进去就看见奈布将本子摆好了放在桌上。

“艾米丽老师,你过来教我吧。”奈布将一个舒适的垫子拿过来,让我坐着,然后站在我的身后,弯下腰,嘴巴放在我耳旁,指了指几道题目:“艾米丽老师,这个,这个,我都不会,你教教我吧?”奈布呼出的气让我的耳朵很难受,痒痒的。

……等等!小子!你在干嘛!这样子很让人害羞的好不好!我的脸怎么突然那么红了……??不不不,我是教师,我要冷静……

然后才冷静下来。

奈布笑了笑,看着我:“怎么了吗?艾米丽老师?”

“哦,没事,没事,这题啊,是这样做的……”

我一步一步地讲解给他听,他似乎也都听懂了,点了点头,认真的学习。

哎嘿,认真学习的样子还挺可爱的。

不对,我在想什么啊喂?!

“嗯…会做了吗?”

“嗯,会了,谢谢艾米丽老师。”

“嘿嘿,不用一口一个艾米丽老师了,叫我老师就好,不然多麻烦啊。”

“那…老师,恕我直言,我可以直接叫你…艾米丽吗?”

“啊?”他提出的要求让我愣住了。直接叫我的名字?好像不礼貌吧…不过他想叫就叫吧,又不会怎么样。“嗯。可以的。”

“那…艾米丽,周末可以陪我做功课吗?”

“可以啊。做什么功课?语文?还是数学?”

奈布往我这边蹭了蹭,脸转过来看着我,突然笑着,然后把我扑倒在地。“嘛。都不是哦,我要做的功课是——”

“让艾米丽,喜欢上我。”

“可以吗?”

 @羽生生x 小可爱你的文到啦ww其实就是无聊今天才码的ww,星期三照样写文。

想看后续的小天使们以及小可爱们留言告诉我!!!

有10个人要看了再说哈哈哈哈哈_(:зゝ∠)_

点文吧小天使们w

哇很激动耶一天过后突然多了好几个粉丝!

5篇文章轻轻松松骗来36个粉丝嗨皮[什么你是骗的???

好啦好啦就不闹了,各位小天使尽情点文吧,随即抽取两个梗,周三周六分别更新这两个哦ww。

只能点佣医的ww,因为现在cp只吃佣医,虽然裘医也吃umm,但是还是佣医吧w,产佣医文使我开心![但不代表说不产其他关于艾米丽的cp,或者其他cp]

只是先声明一点,本人雷杰佣、园医。

好了点文吧ww,期限限制在晚上6点之前。

小天使们快来呀_(:зゝ∠)_

一上一下一佣医⑤

以后我就加题目了伙计们ww

[第五章:你就是我的全世界,谁也别想欺负你]

-

周末,艾米丽早早地起床化好妆,赶紧跑下楼。

什么?你问我为什么这样做?

当然是昨天艾米丽答应了奈布的要求啊——

“啊……?约会……?”

“是啊,”奈布有些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,并不觉得很惊讶地看着艾米丽,硬生生挤出一个微笑,将艾米丽的头揉成一团,“你…不介意吧?”撅了撅嘴,有些不满。如果介意了,估计心情要下雨了。

“啊,不是,不介意的,我答应你。”艾米丽“噗噗”地偷笑了两声,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微笑着望着奈布,点了点头。

……她觉得,奈布有些可爱了。

然后,就是这样。

奈布已经在楼下准备好等着艾米丽了,看见艾米丽来了,即使是个面瘫也掩饰不了脸上的喜悦。他克制自己,让自己平静一些,约会绝对不能搞出什么差错,绝对不能。“上车吧,艾米丽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……我们去哪,奈布?”

“去…商场…?我觉得你喜欢热闹的地方……?”

其实艾米丽不喜欢热闹的地方,她比较喜欢安静,吵吵闹闹的,基本没什么好的,但看在奈布的份上,还是…答应了吧。“…那,好吧。就去商场。”

“嗯。”

过了一会儿,车停在一个角落,奈布下车后,便开启右车门让艾米丽下来。

“人多吧?如果你想要买东西,我陪你?”

“嗯,好。那…也麻烦你帮我拿东西?”艾米丽认为,拿东西应该就是男朋友最基本的要求了吧,如果连拿个大袋子都不可以,那怎么算好的男朋友呢?

“嗯。”奈布点了点头。这种小小的体力活,对他没什么难度。

走着走着,正想走进一家服装店,可谁知,“砰”的一下,艾米丽的肩膀一下子撞到一个男人的肩上。

艾米丽急忙道歉:“抱、抱歉,我不是…”

“喂!你没长眼睛?撞到我男朋友了知道没!”站在男人旁边的女人有些不爽,大声地说了起来,这一说,引了好几个人观看。

“对不起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艾米丽连忙鞠躬,声称自己不是故意的。

可那男人却也跟着凑热闹,不屑地看了一眼艾米丽,同意自己女朋友的说法。“对不起有啥用?对不起有用的话,要警察干嘛?你是不是想碰瓷啊?想得美!”

“我不是!我没有要碰瓷啊!”艾米丽冷静地反驳着,有些不爽。

“哟哟哟,还没有是的吧?瞧瞧,妆画成这样,想引诱男人啊?”女人走上前一步,转眼就是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清脆的声音,又引到了许多人。

“啧啧啧,好热闹啊。”

“可不是嘛,别人的女朋友可要打起来一样。”

“哈哈哈,很厉害!”

……

奈布本来以为对方会给艾米丽留面子,可他想错了——这分明就是纠缠着不放!拿自己当不存在,是吧?

艾米丽有些吃惊,本以为事情不会闹这么大,被那个女人一说,却又败下阵来。

奈布挡在艾米丽前面,阴沉着脸,看着那个女人。

“干、干啥啊?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啊?”

“哟哟哟,美女是吧?”玛尔塔从人群走了出来,不屑地看了一眼那个女人。“啧啧啧,就你长的这副样子!比得过我家弟媳?呵呵,先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再打别人吧!”

“啪!啪!”

玛尔塔打了对方两巴掌,不爽地反驳着:“两巴掌!还给你!一巴掌是因为你打了我弟媳,另一巴掌是,你太自恋!”

“你、你!”那个女人想反驳回去,却不知道反驳什么,任由自己脸上的疼痛疼着。

“你什么你?我很好谢谢。要不想被军人再打一下的话,就滚!现在!”

“军、军人?!”男人吓了一跳,拉起女人的手就跑。“妈呀,经过战争的人…惹不起啊,媳妇,我们还是跑吧……”

这会儿,人群散开了。

“姐,干的漂亮。”这是奈布对玛尔塔好感最大的一次,自己的老姐总算靠谱点了。

“哟,现在才夸我?你看看你!我家弟媳被欺负成什么样了?被打几巴掌了一共?我可是听说了,艾米丽之前还挨了你一巴掌是吧?想想,那多疼啊?啊?!自己媳妇不会保护吗!?”玛尔塔迅速揪住奈布耳朵,开始教他如何做男朋友[????]

“姐!!疼!我知道了!我知道了!艾米丽我自己会保护好!”

玛尔塔这才放下手,瞥了他一眼,跑到艾米丽面前,双手放在艾米丽的肩上,着急地问:“艾米丽啊,你没事吧?啊?疼不疼?疼的话我再过去给她打一巴掌啊!”虽然人已经跑远了,自己还非得硬撑。

“啊…不,没有。”艾米丽苦笑着,摇摇头。“我不疼了。没关系的,玛尔塔。”

“没有事就好,担心死我了,下次要有人欺负你,记得叫上我!我一巴掌就过去!”

“嗯…谢谢你,玛尔塔。”

“哦对了,你们也来逛街啊?真巧!要去那家店吗?”玛尔塔随便指了一家里面卖着漂亮衣服的服装店,问道。

“好啊。”艾米丽点了点头,她正好也想去服装店。

“老姐,你先去吧,我和艾米丽等会儿去。”

“哦…好吧!那我先去啦,等会儿记得赶紧来啊!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随后,玛尔塔像风似的奔了过去。

奈布长叹一口气,抱住了艾米丽。

“抱歉,艾米丽,我应该先挡在你前面的,我真没用,我们…分手吧?我没有资格做你的男朋友…但没关系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,即使你有了别人,我也会守护你。”

艾米丽有些愣住了,她没有想到奈布会说出这样的话,明明自己已经不怪他了的。艾米丽微笑着,两手附在奈布的脸上,踮起脚尖,在奈布的嘴上亲了一口。“没关系,我不怪你。你做我的男朋友,很好,我不允许你分手。你要分手,我就用针筒戳死你。”

这对奈布来说是预料之外的,他很惊喜,开心地抱住艾米丽,将头埋在她脖子里。“嗯。知道了,我不分手。”

“好了好了,那么我们走吧,玛尔塔估计等急了呢。”

“好。”

奈布不自然地牵起艾米丽的手,抿着嘴,朝那家服装店走过去,而艾米丽则是笑了笑。

奈布真是太可爱了。

【很抱歉上周没更新!!因为没脑洞了ww,不过昨天考试完了!也就毕业了,没有作业了ww,以后每周三、六更新一次!】

一上一下一佣医④

[第四章: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交往?]

-

“老大,今天…不去打架吗?”奈布的小弟抬起头来,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老大竟然不打架了!哦我的天,重大新闻!

“嗯。”

“为、为什么啊?”

“……你话怎么这么多?”奈布不屑地瞥了他一眼,嫌弃地瞪着他。

小弟马上就闭上了嘴,头上冒着冷汗。自己只是问了两句,至于吗?

“…告诉你也无妨。从今以后,我,奈布,再也不打架了!”

“!!”小弟更加懵了,本来就一次不打还好,这下完蛋了,以后再也不打架了,怎么逞威风啊?完蛋!“老大,你、你是认真的吗?”

“嗯。我答应艾米丽了,不打架了。你们也可以不用叫我老大了。哦,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去上课了,再见。”奈布若无其事地走掉了,留下小弟在原地懵逼。

“什么?艾米丽?就是医务室里面那个女孩子?呵,肯定是威胁老大了!我今天倒要会会她!”小弟勾起嘴角,邪笑着。

下午,艾米丽看着上午奈布都没有来了,看来是“改邪归正”了,这才安心地笑了笑。

不料,奈布的小弟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,皱着眉头,看着艾米丽,大声喊道:“艾米丽在哪?!”

艾米丽觉得来人不好,有些愣,但还是站了起来,紧皱着眉头。“我就是,请问你……”

“啪!”

一巴掌重重地扇了过来,艾米丽愣住了。上一次是奈布,这一次是个不认识的人…哦我的天!到底想闹哪样?!

“你…你干什么?”艾米丽刚想提高声音,又想着不要惹是生非要好,还是降低了声音。

“我?干什么?呵,今天就替老大来惩罚一下你!”小弟迅速拉住了艾米丽胸前的衣领,提了起来,让艾米丽整个身子悬在空中,瞪着她。“说,你是不是拿了什么东西威胁我老大?嗯?”

“什么老大?”艾米丽愣了愣,这才反应过来。“奈布……?”

“呵,这才知道?说,你到底拿了什么东西威胁我老大?不然,他怎么不打架了?!嗯?!”

“我…我没有啊!”艾米丽有些难受,用手挣扎着。“咳咳,你放我下来!”

“如你所愿!”这才将手放开,“扑腾”一下,艾米丽摔在地上。

“说啊,倒是说啊?”

“我真的没有啊!”

“啪!”又一巴掌扇过来,艾米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子。“你够了没?!滚!滚开!”艾米丽受不了了,这傻白甜,要当到什么时候?

“哟。原来这么凶的吗?”小弟有些不屑地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走,却没想到碰上了奈布。

奈布正好要来看看艾米丽,在门口就听见一些声响,偷偷躲在墙角一看,目睹了全过程,看着艾米丽被扇了两巴掌,有些不爽,他黑着脸看着自己的小弟。“你是什么意思?我允许你欺负她了?”

“不、不是…大哥,我是为你讨回公道啊……”

“啪!啪!”

两巴掌响亮地扇在小弟脸上,低沉地笑着。“呵,这两巴掌,我还给你!你(脏话)给我滚!我不想见到你!现在!立刻!”

“我…我知道了!”小弟被吓得手脚一致地跑掉了。

奈布急忙跑进医务室,抱住艾米丽,小声地安慰她。“好了…没事了,我在,我在…谁都欺负不了你…”

艾米丽被这样抱着,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了,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。她不爽,凭什么被欺负?她做错了什么?

“哭吧…这样舒服些。”奈布更加紧紧地抱住她。他发誓,不会让她再说一点儿委屈了。

“呜呜…为什么,为什么!我做错什么了?”

“不,你没有,你没做错,什么都没有,好了,不哭了,不然再哭下去,就更难看了噢?”

这个混蛋,明明一开始哭了更好,现在又说哭了不好!什么意思嘛他。

“啊,对了,我说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觉得…我们可以试着交往?”

“……什么?”艾米丽愣住了,她没想到对方会说这种话。

“我…意思是说,这样的话,你可以不用被受到欺负,我也可以就好好保护你。”

艾米丽觉得也挺好,只是,她根本不知道,奈布是实实在在地喜欢她,这是一见钟情,可是,她不知道,根本不知道。“…好啊,我答应你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嗯。反正…我也不想被受欺负。”

“…这才对嘛。”奈布有些小兴奋,对方答应了,自己心里也自然地美滋滋。奈布在艾米丽额头吧唧了一口,微笑着。

“那,我们是不是该更亲密一些?”

“啊?”过了几秒钟,艾米丽才反应过来,自己好像…入了这个混蛋的圈套了!!“我…我可以反悔吗?”

“不可以。你要是反悔了,那我就会更加严厉地惩罚你的。”奈布有些不高兴,撅了撅嘴,阴沉着脸,在艾米丽耳旁说着。

“我…我知道了。不会反悔的,保证!”

“那就对了。”奈布高兴地摸了摸艾米丽的头。

“脸…还疼吗?”

“…不疼了。”

“那就好,下次有人找你麻烦,记得找我,我会狠狠地揍回去的。”

“不…不用了,估计也没人找我麻烦,不过,你今天没打架了,我倒是挺开心的。”

“…那我要奖励。”奈布听这么一说,直接进入主题,弯下腰,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巴。“好不好嘛?”似乎有些撒娇的模样,但对方都对自己的行为满意了,自己不占点小便宜怎么行?

“可…可是…”

“没关系,我们都是男女朋友了,怕什么?”

“我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、我知道了。”艾米丽朝奈布的嘴巴上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,然后迅速缩回去。

奈布很满意,他把艾米丽的初吻拿到手了,别人就算亲了也没用,当然,要是亲了,自己肯定揍死他。

过了一会儿,铃声响了。

“铃铃铃——”

“啊。铃声响了,放学了。需要我送你回家吗?”

“啊…不、不…”艾米丽看见奈布的眼神,闪躲着。“那…麻烦你了。”

“嗯。走吧。”奈布摸了摸艾米丽的头,笑着,牵着艾米丽的手,带她坐上车。

……

嗯,今天好像被逼迫了半个下午呢。

一上一下一佣医③

哦我的老天。

谁能给我稍微解释一下吗?

这家伙怎么又来了?!

……——

星期一。

作为成绩优秀的艾米丽并不需要太过多的听讲,只需要完成自己的使命——治疗。治疗病人是她最基本的事情。所以一大早,她就和克利切分别,来到医务室。但很不幸的是,她遇见了昨天的家伙——

奈布。

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穿着那件连衣帽,里面的衣服简直黑不溜秋的。他扯了扯帽子,让艾米丽看不见自己的眸子,而自己却又能轻易看见对方的神情,不得不说,挺好的吧,他可不希望对方总是观察自己。这样子,很讨厌。很…难受。

“你…又来了?这次又受伤了?”

“……嗯。”奈布轻微地点了点头,似乎毫不在乎这些伤口一般,他只知道,能给艾米丽治疗,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了吧。

艾米丽真的是很无奈了,他是怎么了?不把命当做一回事,是吗?“你再这样下去,我可能真的不想治疗你了。即便治疗是我的职责。”

奈布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为什么?他只是想让她帮自己治疗啊,为什么要这样呢?

“…如果你把自己的生命当做开玩笑的话,那么,即使包扎了好几次,也根本没用。你明明还是会这样的,对吧?”艾米丽说完后,感觉有些气氛,她最不希望看见把生命开玩笑的人了——很讨厌。但是,艾米丽还是给奈布包扎了。

“拜托,我求你别在这样对待自己了,好吗?难道你就这么喜欢这样做?”艾米丽抬起头,看着站了起来的奈布,对上他的眸子。

“……我…”奈布觉得艾米丽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,但他不喜欢开玩笑,他也不会把自己的生命拿去开玩笑的。她是误会自己了吗?自己只是去打架了,不是自己故意的…真的。“对不起。我知道了。”但是,从那一刻遇见她的开始,他决定了——

他要改变自己,他要让自己更了解艾米丽,更要符合她心中喜欢的人,为了夺到她。

艾米丽有些吃惊,她没有想到,只是仅仅几句话而已,对方就跟乖宝宝(?)似的听话了?什么情况?

“你…确定?”

“嗯。确定。”

他决定不打架了,不然,他的直觉告诉他,艾米丽可能不会对他有好感了。

“所以…”突然间,奈布抱住了她,有些紧,但也不至于不让她呼吸。“不要离开我好不好…求你了。”我喜欢你…

他没有把最后一句说出来,说出来的话,艾米丽只会和他的距离更加遥远,他不希望,他要一步步了解她,让艾米丽爱上自己。

“我…”艾米丽有些心软了,看见一个男子汉成了这幅模样,还是点了点头,回应了一个拥抱。“行了,我答应你就是了,一个男生,这样子可不帅哦。”

“嗯…”奈布心里满满地都是开心,又紧紧地抱着对方。

“唔…那个,先把我松开,好吗?如果你没事的话,你可以先回教室的。”

“…我不用上课。”

“那可不行!必须去!”

“我…”刚想说出话,又咽了下去,乖乖地点了点头。“我知道了。”然后奈布转身走出门口,来到教室,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。

而周围的同学感到有些不可思议——奈布这个家伙,竟然来上课了!?妈耶!头一次这么乖!

几乎全班人都望着奈布,而奈布则用冷漠的眼神一律扫过去,好多同学都被吓得回过头去了。

“呼。他可总算走了。”艾米丽叹了口气,将要开始整理时,突然又进来了个人。

哦,自称是“律师”的弗雷迪啊。

“弗雷迪?”

“嗯,是我。艾米丽,很抱歉,可能又要让你忙一下了。”弗雷迪不好意思地将衣袖往上拉,几道很明显的伤痕映入艾米丽眼中,看来是被打了。

“怎么回事?快,过来,我给你消毒!”

“哦…其实就是挺身而出,当个小英雄结果反被揍了。”弗雷迪挠了挠头,苦笑着,又坐在椅子上,乖乖让艾米丽消毒。“真是抱歉,麻烦你了。”

“哪有,只是,下次逞英雄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点?如果对方人多,你可能就完蛋了。”

“是是是,我知道了,医生小姐。”弗雷迪实在听不下去艾米丽那些啰嗦的话了,之前经过医务室时,已经听见好几遍了,有些烦。“这些话你什么时候能不说?真是,我听好几遍了。”

“抱歉,不能。”

“哦…好吧。”

“艾米丽…我来看……看你。”下课的奈布兴致勃勃地冲到医务室,一进门,看见的就是艾米丽给弗雷迪包扎的情景,刚露出笑容的他,马上又冷淡下来。

“哦,奈布啊?下课了?哦抱歉,我听见铃声了。”艾米丽朝奈布笑了笑,示意他坐到一旁。

“这是……?”奈布看着艾米丽给弗雷迪包扎,明显的不爽以及怨恨浮现了,弗雷迪有些莫名地紧张,头上持续冒着冷汗。

“哦,弗雷迪嘛,逞了个英雄,结果被打了。”

“……”奈布有些好笑地看着弗雷迪,一个身子瘦瘦的男孩子,还妄想去打败那么几个人?呵,可笑。“我劝你还是别逞英雄了,迟早要逞死。”

“你…什么意思?”弗雷迪紧皱着眉头,有些不爽地看着奈布。

“就是,别逞英雄了。听不懂?”

“你!”刚包扎完的弗雷迪一下子站了起来,有些不爽。

“你什么你?嗯?不爽是的咯?行,打一架?”奈布拉起袖子,首先的是,给他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弗雷迪以为真的要被打了,紧紧闭上了眼睛,结果,并不是他想的那样,他张开眼,看着艾米丽挡在自己身前。“艾米丽!?”

奈布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会打到艾米丽,看着艾米丽紧紧捂着自己脸的样子,而且刚刚下手很用力,想必脸是红了吧…“艾、艾米丽?你、你没事…”

“够了!你给我出去!”艾米丽低沉着脸,喊着。

“什么……?”

“我说,出去!听不懂吗?出去!”

“……”奈布轻微皱着眉头,心疼地看着艾米丽,很疼吧…?自己不应该这样冲动的,艾米丽一定生气了,让她冷静一下吧。“我知道了。”随后,大步走出了医务室。

“艾米丽!你没事吧?啊?”弗雷迪慌张地看着艾米丽,有些心疼她,她是女生啊!不应该让女生来挡的,更何况刚刚那一下……

“弗雷迪,我没事。”艾米丽放下手,那鲜红的巴掌很是明显,她抬起头来,苦笑着。“我没有事,过一会儿清洗一下脸就好了,至少这不会让我的脸太过于红。”

“你…真的没事吗?都怪那家伙,太冲动了!为什么下手这么重?”弗雷迪不敢摸艾米丽的脸,因为,摸上去肯定会触碰到的,很疼的吧,他多想把疼痛转移到自己身上。

“好了,弗雷迪,我真的没事,你可以先走了。”

“这…我…”

“我真的没事!”艾米丽加大了一些音量,强调着。

“好,那你记得别碰到脸啊。”听完这句话,弗雷迪才丢下这句话,依依不舍地离开了。

弗雷迪离开后,艾米丽这才忍不住哭了出来,泪水夺眶而出。

一上一下一佣医②

“铃铃铃——”

放学了,许多同学涌出门口。艾米丽舒展着腰,让自己挺直一些。

“呼。总算放学了,听了几节课,都好无聊噢。还是去医务室看看好了。顺便再整理一会儿医务室。”

“艾米丽?”克利切背着书包走了过来,眨了眨眼睛。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“没什么。”艾米丽朝克利切笑了笑,抿着嘴。“只是觉得太无聊了,对了,我先去医务室了,克利切没事的话,就回家吧?”

“嗯!那克利切就先回家了,艾米丽自己小心~”

“好。”

克利切朝艾米丽挥了挥手,走出门外。

艾米丽也整理好之后,自己独自一人来到医务室,然而却看见了一个人——奈布?!老天!他怎么在这儿?

“你……”

“…”奈布见人来了,抬起头来,眨了眨眼,脸上没有丝毫的生气样子。他双手抱胸,翘着二郎腿,等待着艾米丽的到来——他等到了,虽然他以为艾米丽走了,打算回去了,但是人来了,也就待着好了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没有受伤的话,请不要随意来医务室谢谢。现在,立刻,给我出去。”艾米丽平淡地望着他,似乎只是在对待一个普通学生说的话,然而,面前的这个人是个混混,但艾米丽也不怕,她倒要看看,这个人想拿她怎么样。

奈布没有说话,露出自己的胳膊,上面又增添了几道小小的伤口。他又抬起头看着她,似乎早就知道她下一步要做什么了。

艾米丽看着他的伤口,愣了愣。啧,怎么又来?这人是多喜欢受伤?真讨厌。“…坐好,我给你治好。”随后,抛下书包拿起一旁的医疗箱,走近奈布,轻轻拉住他的手,不想弄疼他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艾米丽又仔仔细细地把奈布全部的伤口看了一遍,擦着头上的汗,望着对方。“好了…已经没事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……我不想走。怎么办呢?”奈布轻笑了一下,用一只手托着下巴,饶有兴趣地望着艾米丽,根本没有想走的样子。

“医务室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!请你离开!”艾米丽实在有些受不了了,气愤地朝着奈布喊了一句——下一秒,她好像才意识到自己不该说什么。

奈布听了这话,脸有些阴沉,突然间站了起来,将艾米丽逼到墙角,一只手壁咚着她。“呵,你是第一次这么跟我说话的人。不过…很有意思嘛。医生小姐。”奈布说的一字一字都化为暖暖的空气在艾米丽耳旁,艾米丽的耳根有些红,头上冒着冷汗,并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。

“你……想干什么?”

“噢~你可别误会,我没想干什么。”奈布放开了对方,背对着她,沉默了一会儿,又开口道:“就是想问问你周末有没有时间。”

“什么……?”艾米丽愣了愣,她没想到奈布竟然不打自己,反而提出了要求。“有、有的。”

“那好。你家在哪?”

艾米丽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,但还是告诉了地址。

“好。那我走了。”

不等艾米丽说一声,眼看着奈布就走掉了。“真是…这人怎么这么怪啊。周末他要干嘛?难道和我玩吗?”

奈布走回去的路上,有时候会愣住,自己突然提出这个要求,是为什么?以前好像没有这样的样子,真是自己都对自己怀疑了,但是,既然对方答应了,自己也得…好好打扮…一下吧?但提前是,他根本不会打扮…!看来只能叫出自己的老姐了。

奈布将手伸进口袋,掏出手机,上面拨打了一串数字,将手机放在耳旁。

“喂?”

“老姐。”

“哦~小奈布啊~难得给你老姐打电话…你还真记得你这个老姐啊?算了,你打电话来干嘛?”很明显的声音——这是空军,玛尔塔。

“周末有空吗。”

“有啊~你要干嘛?”

“……”奈布不知道是说还是不说,愣了一会儿,才说出来。“帮我…打扮一下。”

“噗——!”在另一边的玛尔塔喝水的时候,听见对方说这句话,忍不住将水喷了出来,再用纸巾擦了擦嘴。“你、你说什么?打扮?你不是开玩笑的吧老弟?”

“…我没开玩笑!”

玛尔塔听着对方严肃的话语,点了点头。“行吧,周末我就乘着飞机赶回来哈。等着。”

“嗯。”奈布沉默了一下,随后将电话给关掉了。

另一边的玛尔塔还真是意想不到,自己的弟弟竟然提出这种要求。唉…弟弟大了啊,迟早要娶人的咯~“啊~真期待未来弟媳~”

周末。

玛尔塔信守诺言,乘着飞机回来了,来到奈布家中,奈布早就准备等她了。“哎哟~我的老弟~来,抱一个!”

“不要。别闹,正经点。”奈布嫌弃地推开玛尔塔。“快点,正事。”

“哦……知道了。哼,真是有了媳妇忘了自己的老姐……”最后一句突然变得很小声。

“什么?”

“没有!没有啊。好了好了,我先给你把头发梳好,还有,把你这一身连衣帽给我换掉!!”

经过一阵整理之后,奈布总算被打扮得帅气了。

虽然脸上那一种阴沉还在。

“行了,那我走了。”

“哎哎!等等!带我一起去呗,我想看看未来弟媳…啊不,你的同学是什么样的!”

“……”奈布朝她点了点头,坐上车,朝艾米丽家的方向行驶过去。

“咚咚咚。”奈布敲着艾米丽家的门。

“啊…来了来了!”艾米丽大喊了一声,整理好衣服,然后跑去开门,一开门,看见的就是一个比自己高大的身子。“奈…奈布?”

“嗯。我来接你。”奈布看着比自己矮小的艾米丽,打扮得娇小可爱,忍不住想伸出手摸摸头,但还是忍下了。“走吧。”

玛尔塔在一旁默默地观察两人的动静,两眼冒光地望着艾米丽。“哦~以后的弟媳。”她小声喃喃着,笑着。

艾米丽注意到了玛尔塔,问道:“请问你是……?”

“哦!我是玛尔塔,奈布的老姐。”

“嗯…你好,我叫艾米丽…”艾米丽习惯性地微笑着,点了点头。嗯,是个可爱的姐姐,只是差别…好像有些大?

上车过后,奈布突然想起来,连地点都不知道,还能怎么玩?

“去哪玩?”

“游乐场……?/游乐场!”艾米丽和玛尔塔不约而同地说出三个字,两人对视着,突然间地“扑哧”一声,笑了出来。

“噗哈哈哈…艾米丽还真是和我有缘耶!”

“嘛。彼此彼此,都是一样的人。”

奈布在一旁叹了口气,摇摇头。“幼稚。”小声说了一句,又朝一个游乐场方向行驶去。

“哇……人好多啊。”艾米丽看着游乐场里,人山人海,禁不住发出赞叹。果然这里很好玩儿的吧。

“好嘞!那我们就先去鬼屋玩儿吧?”玛尔塔首先发出声音,笑道。

“鬼、鬼屋……?”艾米丽有些害怕,这种恐怖游戏,她大概接受不来,突然间被吓到,还是有可能的。“这个…那…好吧。”看着玛尔塔期待的样子,点了点头。

“耶!我就知道艾米丽最好了~走吧~”

奈布叹了口气,望着身旁两人,忍不住想吐槽。都多大人了,还玩鬼屋,还玩游乐场呢,幼稚…

然而进了鬼屋,艾米丽整个人都不好了,对她来说,都是惊吓。

“啊!”

“啊!!”

“啊啊啊!!”

艾米丽惊慌失措地一下子抱住身旁的奈布,仿佛就像他身上有安全感似的。奈布似乎也挺享受这样子。过了一会儿,艾米丽一下子放开抱住对方的手,愣了愣。要不是鬼屋里面黑,或许就能看见她满脸通红的脸。

玛尔塔微笑着,没有发出一丝声响,她觉得,两人这样子有点像小情侣既视感,很浪漫[好像并不是]的样子。

“哟吼!下一个去过山车吧~”

“噢…好……”

过山车之后,艾米丽有种想吐的感觉,要不是为了答应玛尔塔,不然她不会去过山车…

奈布看着身旁不适的艾米丽,有些心疼,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。“……没事了吧?嗯?”

“嗯…?啊,没、没事了……”艾米丽远离了奈布几厘米,不想跟他有太过多的接触。

奈布见她仿佛有些惧怕自己,将艾米丽的手拉住,往自己这边一拉,就到了自己的怀里。“不许乱动。人多,万一走散了怎么办?”

“可你姐姐也会走散啊……”

“老姐?我可不怕,她一个军人,自己也能走回家。”

“这个……好吧。”

“接下去想去哪儿玩?”

“……都可以,只是不要去那种刺激的地方了,我受不了。”

“嗯…那要先去喝杯奶茶吗?我给你买。”

“啊…那就谢谢你了。”

“不用谢。”奈布拉着艾米丽的手,道:“如果你真的想报答我…”奈布趁艾米丽不注意,在她额头上蜻蜓点水般留了个吻。“就这么报答我好了。”

“!!!”艾米丽突然有些不知所措,她不知道怎么反应,只能跟着奈布一路走,一路上,还呆愣呆愣的。“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、没事……”

奈布将一杯奶茶递给了艾米丽,淡淡地说着:“诺。奶茶。给。”

“噢…谢…”艾米丽突然想起来,刚刚自己也是这么说的,那么奈布该不会又要…?

“不用谢。”果不其然,奈布又趁艾米丽不注意,在她额头上吧唧了一口。

玩了一天过后,艾米丽回家了,自己整个人的心情…说不上好,也说不上坏。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奈布了。

果然,还是和奈布保持一下距离吧。